_


他們從此孤獨一人
(2008-05-18)
張曉中(成都)
  成都醫學院昨晚迎來一批特殊的學生,在全校老師和同學夾道歡迎中,四
輛大巴車徐徐駛入校園。 
  在一陣鼓掌聲中,這批特殊學生走下車。他們看上去13歲左右,穿著運動
衣,每個人都一臉迷茫。這118名特殊學生,就是這次四川汶山大地震中失去
父母的孤儿。他們全部來自震中映秀鎮漩口中學,隨他們一起來的,還有21名
漩口中學的老師。 
  四川汶川大地震被救出的災民當中,不少是失去父母的孤儿。這個群体心
理素質脆弱,因此四川省教育廳決定將教育和撫養災區孤儿的任務交給有心理
學和醫學背景的四川省大專學府,成都醫學院就是其中之一。 

負責照顧孤儿 直到開始工作為止
  成都醫學院前身是第三軍醫大學分部,2004年划歸地方管理,歸屬四川省 教育廳。學院有相當強的心理學和醫學專業,同時又具備軍事化管理的优勢。 根据官方的安排,政府委托成都醫學院負責這些孤儿的教育和生活,還有負責 培養他們上大學,一直到工作為止。所有的費用都由政府承擔。   中國總理溫家寶13日到四川綿陽九州体育館看望災民時,專程到了安置孤 儿的地方看望這些失去父母的孩子。   成都醫學院學生食堂三樓,原本是一個多功能廳,面積大約有200平方米, 臨時改為宿舍。紅紙黑字的“博愛學校”貼在大門上,大廳中間隔了一個帘子, 將男生和女生分開,靠窗有一排書桌。
孤儿眼神呆滯沉默寡言 
所有孤儿都身穿統一的運動服和運動鞋,這些都是成都醫學院為他們購置的。 孤儿們就睡在鋪有床墊的地板上,所有被褥、拖鞋、毛巾都是統一的,很像軍 隊。學生們整体情緒平穩,但是可以看出他們仍舊經歷著心理巨大的創傷。他 們很少有笑容,很多人眼神呆滯,沉默寡言。   成都醫學院党委書記馮有明,昨天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:“我們學校師生 都非常樂意接受這個任務。雖然我們也經受了地震,但是這些孩子更需要關 愛。”他把這些孤儿稱為“与親人失散少年”,他解釋說:“因為他們的家長 也許還活著,因此我們現在不把他們稱作孤儿。”   成都醫學院為這些孤儿成立了“博愛學校”,為他們提供全日制教育,負 責培養他們到大學畢業。  馮有明說:“我們把學生分成10個班,每個班配 備一名班主任和心理輔導員。前者由漩口中學老師擔任,后者有我們學院心理 學專業高年級學生擔任。他們就是孩子們的'家長',和孩子同吃同住。”   馮有明特別強調給孩子們提供心理輔導的重要性。他說:“他們經歷了大 地震,目睹了親人、同學被地震奪取生命的慘烈的情形,這些對他們的心理造 成极大傷害。因此,他們需要社會和周圍人給与更多的關愛。從心理學角度來 說,作為未成年人經歷如此大的災難,急需對他們進行心理危机干預。”   曾強(14歲)在這次地震中失去父母和其他親人,昨天記者在宿舍門口遇 到他和來看他的外婆。他告訴記者:“我到這里,誰來照顧我的外婆,她的孩 子在地震中都失去了。如今只有我,我想回去照顧外婆。”   不過,他的外婆劉玉華(68歲)勸他留下。“這里政府給你讀書,一切有 政府照顧,你在這里我放心,你跟我回去又能做什么?”